【禁忌的铁屋】(07-09)【作者:星峰鳕鱼】   都市激情 
字数:45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七

  「嗯……」迷香的眩晕效果依旧猛烈,这些被监禁在铁屋内的学生,已经不是第一次体验它的药效。傍晚,倒地的一干学生相继从眩晕的睡梦中醒来,很快就有人意识到自己再次遭遇了那种迷香,包括之前失去小腿,昏死过去的刘震也苏醒了过来。

  别墅里,却是另一番景象。Victor正在厨房里忙的不亦乐乎,刘震的小腿肉恰恰成为了学生们的晚餐,当然也包括刘震自己,这听起来确实足够残忍和滑稽。我暂时不去关注别墅内的情况,而是坐在餐桌旁喝着红酒,等待张忠阳慢慢的从睡梦中苏醒。

  「这是哪里,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弄到这里。」他的四肢被呈大字型的捆缚在餐桌对面的墙壁上,丝毫没有挣动的力气。

  「欢迎来我的别墅。」我端着红酒杯走到了他的面前「怎么样才能放了我?」他白皙的面庞闪烁着恐惧的色彩「让我满意!」我顿了顿接着说,「这很简单,你只需要活着,就够了,拿出你最顽强的生命力活下去,完成我的性实验!」
  「性!实验!?你疯了吗,我是个男人啊。」

  「对,你是个男人,但这并不影响成为一个可爱的试验品。」

  「疯子!」

  「请你注意言行,说是一种实验,但如果你激怒我,我当然会杀了你。」我自然不是同性恋,但自从患有阳痿之后,就开始对女人失去了控制力。虐待女人,可以从中寻求视觉和嗅觉的刺激,而对于面前这个男生,我想,这更是一种心灵上的补偿。

  张忠阳静静的愣在那里好一会儿,似乎还没回味过来他话里的含义。自己这20余年的人生还从未遇到像今天这样的境遇。在他的内心已经给出了答案,比起实验,他还是要选择活着。

  「当然对你而言,死亡的过程会是痛苦p的,时间是漫长的,可能是一天,两天,一周或者一个月。」

  「呜呜呜…求你,呜…」听了这话,他竟真像个女生一样抽起了鼻子,「哈哈哈!求我什么」我一边喝着红酒,一边嘲笑着他「求你放了我!我会配合你,做性…性实验。」他就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娇羞的低下了头。

  Victor像中午一样,提着饭和水来到铁屋,当然还有一盘肉丝炒青椒,用刘震被砍断的小腿肉做成的一道菜。他并没有为这盘菜的食材做过多的解释,只是把这份菜和饭与水一起推过那道门缝,他更喜欢在屏幕上窥探他们的动向。
  如果有足够的光线,可以看到王晓月的脸,那真的可以用面如死灰来形容。自己的菊穴不仅仅是正承受着针刺般的剧痛,不断外渗的湿粘液体更是浸润了她的整个阴户和臀沟,与身体黏在一起的内裤也丝毫起不到保护的作用,这种极度湿润的环境,反倒成为了真菌的培养基,瘙痒的不适感更胜过针刺的痛,丘疹在以可预见的速度迅速侵蚀着她的下身。

  大家还是按照既定的方式吃着盆里的水和饭,而那盘肉丝也同样被大家愉快的分享掉了,刘震在几个人的帮扶下,也艰难的完成了就餐。

  晓月只是简单的吃了几口米饭,吃了两块肉丝,喝了一小口水来润润嗓子。积蓄了一个午后的膀胱,此时此刻正是需要释放的时候。已经有学生开始用嘴帮另一位同学脱裤子,对于行为的双方,这都将是一种极度羞耻的体验,可是生理上的紧迫感让他们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活人,毕竟不能被尿憋死。她也有帮自己的舍友脱掉裤子,男生们表面上都装的内心很平静,不去看女生们方便,但是谁都没法管得住自己眼角的余光还有膨胀欲裂的下体。

  晓月同样要她的室友帮忙,可是面对那条莫名出现在自己腰部,并被上了锁的裤腰带时,彼此都显得手足无措。很快,这条消息就在这间十平米的小屋里传开了,议论声此起彼伏,每个人似乎都格外关心这位日常表现优异,而如今却又落入如此窘境的学委。大家的意见多分为两类,或者要她尿在裤子里,或者要她再憋一憋,只是这对于已处在崩溃边缘的她而言,只会让她更加的无助。

  「你们都停吧,去各忙各的吧!」说话的女生是王晓月善良而又单纯的同班老乡,随后她就抱住了晓月,悲恸的哭了起来。这一举动也打消了大家在一旁幸灾乐祸看好戏的心情,男生继续偷偷用眼角的余光搜索下一个要小便的女生,而女生们则恢复了自己内心原本的羞怯,一切又回归了平静。

  原本装有饭和水的两个铁盆现如今已经完全被两盆深黄色的尿液填满。由于喝水少的缘故,不但尿的颜色深,而且伴有浓重的骚臭味,如今的铁屋要比一般的厕所味道还要重。但晓月依旧没有排尿,而是悄悄的和自己的老乡躲在一个角落里,相拥而泣,他只盼着这场噩梦尽早的结束。

                 八

  Victor已经离开墅的监控室,来到餐厅。与我一起相对坐到餐桌两旁,一边喝着红酒,一边聊着天「那个女生怎么样啦。」

  「她痛苦绝望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美。」

  「那我们今晚吃过饭,就把她也请来别墅好了,伙计,话说,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嗯,好!这只小母狗已经被你驯服了吗?」Victor看了看还被固定在墙壁上的男生,只不过他的下身已经赤裸裸的暴露在两个人的视线下。他疲软时的阴茎白嫩而又短小,因为包茎的缘故,看上去好像也就只有五厘米,下面的阴囊上更是缠了一圈白色的纱布。

  「哦,这只小母狗很听话,我刚刚给他的睾丸注射了雌性激素,他疼的像被操了一样,哈哈哈。」Victor走向张忠阳,解开了缠在他睾丸上的纱布,看到阴囊上有一个明显的针孔,纱布的一面已经染上了血红色。

  「这样怎么行,这样缠纱布,伤口怎么能愈合?」Victor貌似是在指责我的过失,他为张中阳重新包了一圈纱布,随后,双手猛然发力,在他的睾丸上系了一个大大的死结。

  「啊!」下体突如其来的剧痛,让这个男生发出了如同女生般的高音呐喊。
  「啊哈哈哈,小母狗要乖,要不然你的卵袋会坏掉的,他做的很对,需要这样包扎好。」我开心的笑了起来「求你,解开它,我是个男人,我……」

  「嗯,你过去确实是一个有着小鸡巴的男人,但这会让你感到很羞耻吧,你现在可以不再考虑这些问题,不再感到羞耻。做了我们的小母狗,你就有机会去羞辱别人了,难道你不应该高兴吗?」Victor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起来「我……可是。」确实像Victor所说,自己经常会被别人拿下身开玩笑,天生白嫩的皮肤和文静的性格,更经常被长辈戏称为女孩子。可是现在的状况,却是要彻底抹杀他做一个男人的尊严,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为了保住性命,似乎又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

  「好啦,乖乖的下来吃饭吧!」Victor就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解开了张中阳四肢的束缚,转而把早已准备好的一条带有铁链的项圈套在了他的脖子上。

  度过了四肢麻痹的不适状态后,他已经可以像狗一样正常的爬行了,只不过作为一个雄性个体的本能,他还是想用手扯掉那条纱布。

  「这你就不乖了」Victor露出了愤怒的不满情绪,好像真的是对待自家的宠物狗一样训斥着他。他把铁链交给我,转身回到屋里,竟拿出了一副专供调教女人用的贞操带,径直走向那个四肢着地的男生。

  「啊,不要啊,求求你了」张中阳哭了起来,这次他哭的更像个女生了,只听咔的一声,冰凉的金属贞操带就紧紧地把他的阴茎和睾丸挤压进了一个更狭小的空间,完全就像是一个只穿了条三角内裤的女生。

  「这样就乖了,以后每天早晨起来会为你摘掉贞操带进行排便,随后完成雌性激素的睾丸注射,除此以外的其他时间,都要带着他。」Victor很满意自己的作品,用一种很骄傲的眼神看着我,来炫耀自己的杰作。

  「好!」经过一番折磨,张中阳已经开始很顺从的俯卧在地,吃着今天的晚餐,眉宇间多了一分不男不女的妖娆气息。

  「雌性激素会很快的侵蚀你的身体,你不再会长出胡子,不再能生育,皮肤会变得更加细腻,乳房和屁股也可以像女人一样凸起,做一个供那些基佬玩弄的人妖,这就是你今后的人生!」我看到他的身体在微微的发颤,可在死亡面前,他选择了服从。我相信随着雌性激素的不断注入,他会更加适应这样的环境,离过去属于他的那个世界渐行渐远。

  「当然,你的内心将不再纯洁,会充满变态的报复欲望,报复那些曾经嘲笑于你的人!所以,不要恐惧于未来,你已经踏入了另一个世界的门槛。」他虽然没有说话,但身体已经不再颤抖……

                 九

  距离学生们被监禁已经超过11个小时,时间来到了晚上9点,学生们大多已经昏昏欲睡,只不过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没有办法像在家里一样舒舒服服的睡觉,经历了一个足以冲破羞耻心上限的午后,大部分人已经抛开了男女生的界限,交头接尾的睡在了一起。

  晓月依旧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蜷缩着身子。下午还是有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男生女生向她询问状况,都被她拒绝掉了。由于膀胱几近胀满,只能依靠蜷缩着身子为自己的腹腔腾出空间。来自于下身的痛痒在这几个小时的时间里愈演愈烈,自己光鲜外表下的身体似乎正在一点一点的溃烂和变质。

  「咔!」虽然此时是傍晚,但铁屋内的光线依旧较之白天亮了不少,通往外界的铁门第一次被打了开来,随后两束手电筒的强光便向大家照了过来。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了眼睛。

  「里面叫王晓月的女生,跟我们走!」

  「那我们呢……」学生们开始躁动了起来,经过刘震的惨剧之后,大部分人都表现的很保守,我想大部分人的心态已经开始从抗拒变为了配合和妥协。
  「都静一下,你们这些蠢货!到时候会让你们出去的,我现在只要王晓月出来。」大家的目光这才转向身体蜷缩在角落里的王晓月。

  「我想,你也一定急于寻求我们的帮助吧,那就快点出来,否则,就让你的臭逼烂死在裤裆里好了!」我第一次向他们说这样粗俗的话,而且被侮辱的对象,还是一个看起来非常识大体,有着良好素养和家教的知性女青年,心中莫名的便升腾起了一层不可抑制的欲火。

  「我…动不了…」她的双腿紧紧的夹在了一起,显然是已经被尿憋坏了。这时候已经有两个男生自发的走到她的身前,一左一右的用身体夹住她的上身,动作笨拙而又生硬的帮她站了起来。但她没法大踏步的往前走,只能躬着身子,以一个极难看的姿势向前迈着小碎步,旁边的几个女生似乎也很厌恶的用身体把她往前拱着,最后终于在大家的齐心协作下,把她送出了铁屋,门再一次落到了原来的位置,但铁屋内的环境似乎更加昏暗了。

  她出来后,我和Victor就没那么客气了,连推带攘的,很快就把她弄回了别墅。她就被铐在了张中阳曾经被绑缚的那面墙壁上。

  借助别墅内的吊灯,我仔细地审视着她的身体,经历一个午后的禁锢,明显看得出她的脸已经不是曾经的那般白润和透亮,多了几分油渍和灰尘的印记,梳着马尾的头发被打湿的汗水黏在了一起,显得十分的错乱。额头的鬓角处生出了许多白色的头屑,但她的相貌依旧凄楚而动人。

  「把它解开,让我去厕所。」她说话的时候,明显中气不足,并且身体还在不停的抖动。我低头看了一眼她紧致的牛仔裤裤裆,那里已经现出了一片湿润的色泽。显然她已经在推攘和走动中小便失禁了。我把鼻子凑过去,能在她的裤裆上闻到一股明显的骚味。

  「小母狗,去帮你的同学按摩一下小腹,她很不舒服。」我看到张中阳全程都在为自己的羞耻心而低着头,更不敢和王晓月的目光相对。听到我的命令,他才不得不照做。

  王晓月的情绪中显然除了恐惧,还有那么几分惊讶,看到同学一点点走近自己,更是惊得浑身上下不停的起鸡皮疙瘩。他们全程没有任何语言上的交流,也没有目光上的对峙。张中阳只是一味的专注于眼前不断湿润的区域,并很好的掌控着手掌按压的力度,而女生随着下体尿液决堤般的崩溃,到最后完全放弃了括约肌的抵抗,她的眼中充满了迷茫和呆滞。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