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完)【作者:holylust】   都市激情 
字数:1505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X月X日星期X天气:多云转阴

  又和他吵架了……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和他吵。说起来,自从答应做他女朋友以来,就一直是我在迁就他。

  他嘴上总说着不在乎,心里却总是放不下,无论我做什么他都疑心。心里怀疑了又不愿意对我说,就一直在心里面闷着,然后过了好些天我都忘记了,再突然拿出来质问我。

  认真想想,我承认以前的我的确是挺荒唐的,但自从做了他的女朋友之后,我就再没和他们有过什么来往了。

  最初答应做他女朋友,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然后将错就错就当是找了个人形自慰器,然而人的感情是说不清的,时间久了不知不觉地感情也深了。其实偶尔想想,这个世界还真是奇妙,以前自己玩弄感情还玩得挺漂亮的,有时候脚踏几只船也照样游刃有余,现在怎么反而把自己栽进去了。

  如今看见他整天怀疑东怀疑西的就心烦,然后一旦看不到他了又格外想他。
  经常在想,他要是找了别人干脆把我给甩了,我也就死心了,也比现在这样互相折磨强。

  X月X日星期X天气:多云

  手淫发生在今天下班以后——也就是刚才。

  不得不说的是,在手淫之前,我曾遇见一件对于我来说是稀疏平常的事情,我在公共汽车上被人性骚扰了。

  车上很挤,一个男人在我的身后,用他的生殖器顶我的臀部,其实我已经习惯这样了,在回家的路上,已经不止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很多时候我会推开那个人,但今天不知怎么的,我没有这样做,取而代之是沉默不语。他身手摸我的下体,并且在我的下体和大腿内测不停地抚摸。说实话,当时我的感觉是比较兴奋的,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我才没有拒绝他吧。

  回到家里,我的心仍然起伏不定,我感觉到一种欲望在我体内蠢蠢欲动,让我有些难以忍受。叹了口气,打开电视机,随意的换着台,希望能看到一些隐晦的淫秽内容,最后还是翻出了他收藏在抽屉里的DVD,以前我都对之不屑一顾,今天我却对它格外有兴趣。反正没人看见,放心大胆的看好了。

  后来我把手伸到我的下面,开始慢慢地摩擦我的下体。本来准备随便手淫几把就行了,没想居然潮吹了,弄得地上到处都是……

  算起来,他已经三天没碰我了。

  X月X日星期X天气:小雨

  做了一夜的梦,快到中午才昏昏沉沉地起来,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了一上午,这会儿才坐在电脑面前发呆。

  人生是不是都如我这般寂寥空乏呢?之前大学的生活单调且空虚。所以那时我同时和四个男人保持着亲密的关系,希望从这种特别的关系中获得奇异的快感。
  其实刚开始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就隐约知道一点我以前的事情。

  那时他说他不在乎,可是等我答应做他女朋友了,才发现他根本就放不下。
  只要我不在他身边,我做什么他都怀疑。

  昨天他忽然打电话说要接我下班,我怕他绕远就没让他过来。

  就因为这么点小事他又觉得我有问题,最要命的是不管我怎么跟他解释他也不相信我。

  他也不跟我吵也不跟我闹,要么冷着张脸不理我、要么干脆呆在单位不回来。
  他就是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看着他那副样子真是一头撞死的心都有。

  说实话有时候我挺怕他的,我不知道他心里都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是高兴的、什么时候又在跟我较劲了。我觉得我现在活得特别累,他也一样。
  如果结婚了,这日子该怎么过,可一想到分开,心里偏偏充满了都是他的影子……我想我就是贱吧……

  X月X日星期X天气:多云

  我总觉得我跟以前比起来变了太多。

  以前我对什么都满不在乎,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也从不为将来做打算,谁对我不好我只会对他更不好。

  可现在我却成了一个患得患失的人,死抓着一些东西不愿意放手。

  真是好笑。

  我从没想过自己也会这样,还以为能潇洒一辈子呢。

  我今天喝了点酒,想找回一点以前潇洒的感觉,有时候我还挺怀念那时的的日子。

  虽然我从没有喜欢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我也清楚他们也不可能喜欢上我。
  但是那样各取所需的生活毕竟简单轻松得多。哪象现在这样……

  不过说到底,也是先有以前的因才有现在的果

  一个晚上,我都在我的身上摸索,很快就来了两次高潮。

  从大学开始追寻快感以来,我的欲望越来越强,我知道这不是一件什么羞耻的事情,但我仍然为我的强烈欲望担心。

  我真害怕有朝一日,我会忍不住做出什么让我的父母悲痛欲绝的事情来。
  现在我只专心的对待他一个,可偏偏双方又无法完全的坦诚相待。

  不过,我想我一定会找到解决方法的。一直以来,我都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我有属于我自己的世界观,一直都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行事。我曾以为没有人能够影响我,可为什么最终遇到他。

  X月X日星期X天气:暴雨

  不知道这两天又什么惹到他了,两个人一直在闹别扭。

  终于下定决心离开他了,不能再让两个人继续痛苦下去。

  但是我一和他提分手,他就后悔,抱着我哭,说他错了、他会改、他不想失去我,求我再给他一次机会。

  他一这样,不知怎的,我就心软了。

  想起我们一起度过的时光,那是我忘不了的。

  其实这不是第一次说分手了,我知道就算原谅了他,也就好上一阵子而已,然后又会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触动了他,又是一场新的冷战。

  大概是我上辈子欠他的,我想我大概摆脱不了他了。

  我心里清楚得很,就算我真的和他分手了,只要过几天他一找我,我还是会回头的。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特别贱。

  X月X日星期X天气:晴

  回到房里他还没有下班,只有我一个人。关上了门,把房间稍微整理了一下,躺在了床上,自然不自然地就想起了我的第一个男友,下面自然而然就有些涨了,我的心开始嘭嘭嘭跳。我有些不安,感觉到内心的某种需求。

  拉上了窗帘,屋子里面黑漆漆的,我躺在了床上,用被子盖在了身上。一双手开始把衣服脱干净,双手在身上摸索了起来……

  嘴唇很干,下体很湿,世界渐渐变得热烈起来,浑身仿佛燃烧得一般。昨天一起看的DVD里面那个男孩,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这时候的他变得放荡起来,和A片里面或色情小说中的男主角那样放荡不羁,用他那双热烈的双手胡乱地摸弄我的身体。我感觉到我那埋在被窝里面的小嘴在呻吟,整个身体在不停地颤抖。高潮伴随着一阵臀部有节奏的抽动激烈而来了。我仿佛进入了天堂……
  只能回去洗澡了……下体的液体流湿了床单,看来被单也不得不再洗一次了。
  X月X日星期X天气:没注意

  老这么循环耗着总不是办法。

  我想我真的是离不开他了,所以我很爽快的同意了他的要求。

  难怪前些日子他特地拉我去厂里用激光测量了体型数据,我当时还莫名其妙了好长一段时间呢。

  他大学是学材料学的,研究生读的是金属加工,如今是这家大型工厂数控机床部门的一把手。我又想起刚认识他时,他送我的那些精巧的小玩意。

  材料据说是某大型项目剩下的边角料,具体的成分很复杂,简单一点说,是钛合金的一种。东西拿在手里挺轻巧的,里面衬得那层高分子材料手感不错,也不知道是什么成分。

  8公分宽的金属腰带边缘处理的很光滑,略带一些弧度,内面是一种柔软而有韧感的高分子材料,外面则是一层尼龙带子,他没有按我23吋(58CM)的腰围
制作,而是做成了20吋(51CM)。

  毕竟差了7公分,太紧了很难扣上。看到他盼望的眼神,我一狠心拼死一紧,倒是扣上了。

  说起来,扣上之后肌肉放松下来,再稍微,倒也没有觉得有太紧,其实我以前也有一件20吋的超短裙的,只是跟他一起之后就没有穿过了。

  我并不清楚他是怎么设计的,其实腰带上并没有锁孔,搭扣扣上去之后也只有一丝缝,看起来他加工得很精致。

  两边搭扣都具有相当的厚度,扣上后我感到了扣上时「嗒」的声音。

  至于贞操带部分,则只是扣在腰带上的一条金属内裤,内裤并不是常见的女式三角裤,而是一种类似男式四角裤的类型。从腰下开始到大腿根部,将臀部、髋骨、以及下体的整个身体中段都包在了里面。

  钛合金骨架,几块合金板,还有就是金属丝和高分子材料混编的「布」,内侧还有一层高分子涂层,摸上去稍微有些涩手,保持了足够摩擦力的同时又足够柔软。在阴道和肛门的位置,合金板上还留有一些孔位,那大概是用来不开锁的状态下方便的吧。

  他过来帮忙弄好,把腰部的几个暗卡连好后,贞操裤和腰带就联结在一起了。而这件「四角裤」在大腿根部是两个3公分宽的金属环,也被他扣上了,令我有点不爽的是,两个金属环被扣在一起了。这样对于行动多少有点不便。

  皱了皱眉头,但我终究没有说什么。

  这样的话,我们应该不会吵架了吧。

  X月X日星期X天气:阴有中雨

  现在我后悔死了。

  他出差去香港了,我只好一个人在家里看碟。

  深圳和香港其实也就一步之隔,不知道他为什么今天不回来,有时候我也很好奇男人的脑袋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些天其实过得相当不爽,大腿根部的两个金属环扣在一起,所以双腿甚至不能分开超过30度。

  走路的时候只好小步的走,连以前的密友都开始嘲笑我变得淑女了,我只好特地买了两件一步裙,以掩饰自己的步伐。

  不说他不在的时候我没法手淫,就连我喜欢用双腿夹着被子睡觉都做不到了。
  我突然开始憎恨他的那个客户了(那个名叫Xx王子什么的^_^)。
  听他说他接的这单私活,就是这个客户订购的,基础的设计方案是客户提供的,材料用的是某个国防订单的边角料,机床自然是工厂的,对他而言除了时间基本不用付出什么成本。所以他想了想,就顺便测量了我的数据,也帮我也做了一套,还把钱按双倍算在了那个冤大头身上。

  真是郁闷,听到电视剧里男女主人公的叫床声,我下面早就湿漉漉的难受,只好在乳房上胡乱地揉搓了一把,压抑着体内的欲火,洗澡去了。

  洗澡出来,我赤裸的身体仍旧留些些许水滴,在自己的房间里,我更喜欢一丝不挂,这样更能寻找到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我并不喜欢睡衣,我的美丽的皮肤就是我最好的衣服,没有什么能够替代。
  那细腻的肌肤纹理,柔和细嫩的肤色,温暖的触感,我轻轻的抚摸着。
  X月X日星期X天气:晴

  昨天晚上洗完澡,在床上半天都睡不着,想着想着兴奋起来。

  今天凌晨他刚回来的时候我还没睡,我使劲地抚弄揉捏乳房的样子被他瞧见了。

  想想以前能够边和别人做爱边说荤段子,真不知现在怎么了,居然会脸红了。
  据说这个客户还真的是某小国的王子,现在正在香港读大学。这个王子和他谈到很晚,这件贞操裤则是他朋友代为设计的,用来送给他远在国内的未婚妻。最后,王子对货品的质量非常满意,所以又给了他新的订单。

  不知道是因为金钱的缘故,亦或是美酒的刺激,他显得特别兴奋。

  之后他打开了贞操裤的前盾,我和他疯狂的做爱。

  X月X日星期X天气:多云

  月经来了,他仍然不肯帮我脱下这个禁锢,据说上面根本没有钥匙孔,用的是类似于非接触式IC卡的感应式密码锁,里面的芯片甚至不需要用电,还说了一堆射频、无线什么的。我对这些一窍不通,也拿这东西没辙。

  不过前盾的内侧正好可以贴上卫生巾,据说设计的时候早有考虑。

  第二次去香港见客户回来后,他带回一些据说物理性质极其优良的高分子软管,在我看来其实也就是剪刀剪不断、用力也没法完全压扁而已,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

  他试图把软管插入我的尿道,我并没有阻止他,事实上我也对所谓的导尿啊灌肠啊什么的很有一些好奇,只是没有机会去尝试罢了。

  软管插进去其实很容易,插入几厘米后有些胀痛感,再稍微一用力完全就进去了,然后我看见尿液顺着管子往外流淌。

  他将一个类似于皮老虎的工具接上了导管,然后按了几下,据说这根细细的导管居然还是双层,中间有个夹层,他这样处理之后,一些速凝胶会通过夹层在我体内那一头聚集起来,就像气球似的,这样导管就不会不小心掉出来了。
  我试着拉了拉,只有一种钝钝的胀痛感,的确没能拉出分毫。

  软管从贞操裤上的几个通道穿过,绕开了阴唇,然后从连接上了一个充气式的肛塞。

  那个肛塞本身貌似是塑胶的,不过底座却是金属的,形状上正好可以固定在后盾上

  肛塞上有几个孔洞,软管接口和放气孔在后盾锁上之后就完全没有办法触及了,不过还有个专门灌肠孔与后盾上的孔洞对应,据说可以不开后盾直接进行灌肠。

  现在塞上肛塞的现状是,屁股里面鼓鼓的,总有点像要大便的感觉。据他说,塞子上有个压力阀门,膀胱尿液一旦达到某个压力阀值,就会自动的就跑到直肠里了,根本控制不住。

  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我现在每次大便都和拉稀一样,郁闷死了。平时还不敢喝太多水,要不然尿多了后面涨得难受。

  X月X日星期X天气:Xx

  每天回到家,就求他帮我开锁,然后赶快进入卫生间,成了我每天的功课。到后来他干脆直接把一把后盾钥匙挂在卫生间了

  唔,从什么时候开始用求这个字的,我也记不清楚了,他倒是对此很开心来着,所以我也就一直用下去了。

  进入卫生间,打开后盾,然后开始放气。那种感觉非常奇怪,就像自己肚子真的被人放气了一样,还有一种很奇怪的快感。

  方便之后,则先用一旁的打气筒帮肛塞充气,然后再锁上后盾。当然有时候节食没吃多少东西,也会偷懒直接插管子灌一次肠就算是大便了,连后盾都不用开。

  其实前段时间都是由他动手的,不知什么时候起,突然觉得每次都要找他挺麻烦的,就开始自己动手了。慢慢膨胀的那种感觉也是相当奇特,有时候忍不住还会多充一点,据他说人体的肠道适应能力很强,这样慢慢逐步适应下来,即使充到20公分的直径也不会炸裂的,而且塞子也有内置的压力感应阀,压力超标之后就充不进去了。

  冲了个澡,想起身上这件奇妙的造物,都已经一个多月了,他一次都没帮我取下来过,说是我的身体属于他,连手淫都算是对他权益的侵犯。话说以前他可没有这么强势的……

  是因为我最近变得愈发的顺从呢,还是因为他从那个什么王子那里学到了点什么?对了,我为什么觉得越来越依赖他、顺从他、离不开他了呢?

  X月X日星期X天气:晴

  六点钟的早晨,我走到阳台上,我探寻了一下四周,见没有别人,就一件件把我的外衣脱下了,到最后,即便是我的内裤都不放过,只是那个贞操裤还顽固的锁在身上。

  当身体大多暴露在空气中的时候。我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虽然有些清冷,但我的心却从未有如此地温暖。长发瀑在白皙的皮肤上,缓缓张开双臂,闭上眼睛,有规律地呼吸,倾听着……

  他也爬起来了,虽然看上去稍微有点不高兴,但终究没说什么。

  我们又回到床上,继续昨晚未尽的事业……

  X月X日星期X天气:多云

  昨天他又去送货,结果我也再次没能睡着。

  其实我手淫有相当久的历史了。

  那时父母工作都很繁忙,我早早就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

  记得那次,十四岁的年纪吧,好像是一个雨天,那是我第一次阅读色情小说,是一本名叫「灯草和尚」的书,阅读的时候,我并没有心理负担,因为父母亲都不在,我独自在家。

  但那本《灯草和尚》仍旧看得我下面紧紧得,浑身颤抖,感觉到阴部有液体流出,我不自觉地把手伸了下去,去摸弄我的阴蒂。

  虽然没有高潮,但那种很舒爽的感觉令我难玩,从而导致了我这许多年来养成了手淫的习惯。

  回忆起来,当时的环境是很浪漫的。

  想起那时的我甚至口口声声想要征服世界呢,最终,却让自己被自己的身体征服了。

  再往后,到现在,我连手淫获得满足都很难做到了。

  我开始愤愤地骂他,甚至在凌晨听到他开门的声音也没有停止。

  他愣了一下,皱了下眉头,却没有说什么。

  等他洗完澡出来,却故意不跟我做爱。

  我艰难的抚摸自己,企图让自己的身体满意,却只是让淫水流了一床。
  好不容易才睡着,结果今天上班迟到了。

  X月X日星期X天气:Xx

  晚上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乔。

  两人再次相遇感慨良多,顺便去咖啡馆聊了会,回想起当年混乱的生活,都唏嘘不已。

  乔过得其实并不好,虽然他很有钱,但跟他谈了五年的正牌女友终于受不了他的花心,跑了。

  而我,本来想找个老实人成为我的俘虏安安心心过一辈子,现在看起来似乎是我成了俘虏。

  乔留下了新的联系方式,说有事找他,然后我们就分开了。

  回到家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但他看起来并没有生气,也没有询问。

  我不禁窃喜,急急忙忙准备晚餐去了,如果他怀疑心没那么重,或许是个不错的伴侣。

  到了晚上,他突然拿出一些奇怪的金属道具出来。

  我才知道,他又按那个王子的订货,帮我准备了一份。

  不过我并不在意,虽然对生活有些许不便,但能让他安心终归是不错的,我实在是怕了以前他疑神疑鬼的日子了。当然,实际上这些新奇玩意带来的奇异感觉或许也是我不忍拒绝的理由之一吧。

  我的胸部很大,形状也很不错,搭配上合适的衣物,回头率常常令女伴们羡慕不已。不过胸部大的另一个方面则是重,时常令我担心它会早早的开始下垂,而且胸衣的吊带常常弄得肩部酸痛。或许,眼前的这件金属胸衣能够解决我的一部分烦恼?

  胸衣的主体部分其实就是一个完整的胸罩。甚至连罩杯都是用完整的金属板轧制的,让我稍微有些吃惊。

  虽然主体罩杯部分并没有太大,不过上面的金属与高分子材料编织的布料部分覆盖范围却很宽。

  往下,布料包裹了胸腹部分,并能与腰带部分紧密相连,变成一件塑体胸衣,这让我对设计者的能力佩服不已,显然在那么久之前就做好了准备。

  往上,胸衣的吊带部分是要从肩部过的,所以整个肩背也被包了起来,最终看起来,就像一件短袖桃领内衣,领子部分摸起来显然是金属的,不过外部包裹了一层布料。

  我配合的等他帮我全部穿好,等他把我手臂袖口处的臂环紧紧扣住,我大半个人都被包裹在金属中间了,只有头颈和四肢还露在外面。想不到他的控制欲望如此的强烈。不过……我丝毫也不反感呢……

  我在他耳边呢喃:「喜欢吗?我的心早就属于你了,现在我的身体也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了呢。」

  他一脸的得意和幸福。

  X月X日星期X天气:Xx

  我还是和他吵架了。

  公司准备采购一批新的笔记本电脑,我便让新来的小吴带路去电脑城联系商家。刚大学毕业不久的小吴略微有些拘束,我便开了几个玩笑逗了逗他。

  不知道是不是被谁看见,然后在他面前多嘴了,反正他生气了。

  不过,至少他这次没有在一边生闷气,于是小吵了一架。

  晚上却到了我郁闷的时候,虽然洗澡的时候水能缝隙里进去,顶多多花点时间一样能洗得干干净净。

  不过当欲望来的时候,我的手却不能像水一样进行渗透。

  越是得不到,欲望越是强烈,我算是真正体会到「三十如狼」不是无的放矢了,我现在才25岁,欲望已经让我难以自制了。

  之前还能摸摸乳房勉强获得一点快感,现在连「自摸」都难了。

  不过,夫妻之间没有什么抹不下的面子。

  于是,我低声下气的向他认错,请求他的原谅,让他的男人自尊心狠狠的满足了一把,然后我也在床上痛痛快快的爽了一把……不,几把……

  X月X日星期X天气:Xx

  我决定要穿环。

  我的一个密友美国留学归来,她身上穿了各种环。

  她告诉我现在正流行这个,不仅时尚漂亮,性爱的时候还能获得远超平日的快感。还偷偷的告诉我,她现在走路时都能通过摩擦获取快感。

  我心动了。

  不过等我告诉他,他皱了皱眉头却没有答应,他说不愿意让他以外的外的人看到我的身体。

  我正在考虑如何劝说他,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决定自己帮我穿,他准备向那位王子咨询一下,说是要弄就弄到最好。

  X月X日星期X天气:Xx

  为穿环做准备,我根据密友的介绍特地从国外邮购回来了一种新型的脱毛霜。
  据说这种法国研究出来的脱毛霜采用和以前完全不同的原理,它主要是能够破坏毛囊和向毛囊输送养分的一些组织。我对生物并不感兴趣,所以大概了解了一下就直接买了。

  这次他很配合的帮我把全套贞操衣脱了,把那些毛全部都弄了下来。还顺便在本来就毛就很细的腿上也涂了一层。

  按说明,只要坚持三天每天一次,就可以保证不再生了。

  摸了一下无毛的阴部,感觉怪怪的。

  顺便碰了一下阴蒂,好久没手淫过了。说起来,两个多月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脱下那套金属衣服呢。

  X月X日星期X天气:Xx

  说要帮我穿环,他却带回来好大一箱东西。

  想想前两天偷偷的手淫,居然被他抓到了。

  结果后两天,都只好在他眼皮底下涂抹脱毛霜了。真是郁闷,因为我说过身体是属于他的,所以我连手淫都是不对的了。

  吃过晚饭不久,他开始就拿他的东西。不过只拿了很少的几件出来,其他都没有动。

  那种麻醉剂是皮肤吸收型的,抹上去凉凉的,过了几分钟相应的部位就失去痛觉了,只有轻微的触觉还在。真是奇怪,我记得麻醉剂应该是属于管制药品的,他怎么弄到的。

  打孔用的是一种切口斜斜的针头,据他说穿空的位置也是有讲究的,不能从某些地方过,否则会影将来响哺乳什么的,他还拿着一本书对着我的乳头比划着什么。

  其实我才没考虑这个,我的胸部本来就很大了,如果再用母乳喂养的话会更大的,到时候再大上两个罩杯然后缩不回去我可就要郁闷了,真怕走路都有影响。
  他在我的乳头上横竖各穿了一个孔,在中间是联通的,成十字形。镶进去的并不是常见的乳环,而是他自己加工的一个小饰品,虽然没有宝石,但样式相当漂亮。我不太明白这个十字形的东西当时是怎么弄进去的,据说这么一件精美的小饰品内部还有更复杂的机簧结构存在,我也就懒得去详细了解了。

  两个乳饰上还分别微雕了我和他的名字的缩写,上好药重新锁好胸衣后才发现,不知何时他又重做了一个胸衣的罩杯,现在罩顶端有两个一厘米直径的孔正好能让两个乳饰伸出来,最后一根小巧的链子锁在两个乳饰上。

  有了上面的经验,下面就容易多了,他顺利地在大阴唇上各打了四个孔并上了环。阴蒂上也装了一个小巧的环并连上了链子,然后从前盾上面的一个小孔伸了出来。

  我倒是相当满意,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好。随手拨弄了一下,麻醉状态下的感觉很奇怪,没有丝毫快感,但下体却迅速的潮湿了起来。

  特意换上了卫生棉条保持干爽,然后吃了几片消炎药。暗自祈祷伤口千万别发炎,发炎的话可就惨了。

  X月X日星期X天气:Xx

  由于欧盟内部的一些变乱,法国解除了对国内的部分出口限制。他所在的厂准备趁机引进一批高精度机床,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需要经常出差去国外考察商谈。

  与此相关最开心的事是,他答应这段时间不管我手淫的问题,并把前盾的钥匙也挂在卫生间里了。

  第二开心的事是,身上的几个孔都没有发炎,几天的工夫就都好了。

  第三件事呢,是他告诉我,明天是我们正是交往一周年纪念日,他会送一件特殊的礼物给我。

  X月X日星期X天气:Xx

  当我看到那双鞋的时候确实大为惊叹。

  这是一双金属做的高跟凉鞋,鞋子根高8公分,不过作为附件,还有些2-10公分不等的鞋跟配件,听他介绍说,这些配件可以直接拼接在现有的鞋跟上锁定,非常稳固,鞋体的设计也已经完全考虑到了8-18公分各种高度下的问题,当配件锁定时,鞋跟会相对应的变更角度。

  凉鞋主体虽然是金属的,不过脚面部分用的是半透明的高分子材料,做工非常精美,鞋面上的那朵花朵也恰到好处的起到了连接和装饰的作用。重点在于——这是可以更换的,虽然手机换壳什么的早不新鲜,但鞋子换壳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据说这些鞋面都是王子找法国设计师专门设计的。

  而从鞋跟往小腿方向则是如同吊兰匍匐茎一般的合金骨架,上面也点缀着几朵小花。骨架上的叶子密度看似不高,却把足背和小腿完大部分都包裹起来了。
  骨架只是完全包裹小腿,但上面延伸出来的金属编制物看起来就是一双裤袜,一直包住整个大腿然后与贞操平角裤相连。脚趾、脚背和小腿未被装饰性兰叶包住的部分也都由这层裤袜所笼罩。

  我只看了一眼就喜欢上它了。

  等到具体传上去才知道,里面机关可不少。脚趾的地方有五个插销,随着他把插销按下,五个脚趾头居然完全不能动弹了。

  然后脚弓脚髁处都有金属环牢牢地锁住。而小腿上更有五处卡环设计。膝盖上方和大腿中部也有同样的金属环锁定。

  我没想到,一双鞋子的机关比之前我身上的机关还多。

  我并不在意鞋子能不能随意脱下,从鞋子的精美做工上,我就能看出他当时的用心程度,那是全心全意地付出,那才是真正的礼物。

  晚上,我泻了四次才沉沉睡去。不知道是否心理作用,但确实如我那密友所说,在乳环阴环的额外刺激下,快感几乎增加了一倍。

  X月X日星期X天气:Xx

  因为他平时都不肯帮我取下任一件装备,我也不打算因为鞋的问题再闹出点什么矛盾。不过,穿着鞋子睡觉可真是一项奇特的体验,小腿上被紧紧包裹的感觉,脚背被压迫的感觉,脚趾被牢牢束缚的感觉……

  据说脚踝以下有六十多个穴位,连接人体脏腑的十二条经脉有一半起自脚部,至于血管和神经元分布密度也是人体各部位里偏高的,所以现在才格外的讲究足疗、足浴、足部保健什么的。

  经脉什么的我没有研究,但对神经元分布密度的问题我想应该是没有错的。每当我坐下开始工作的时候,鞋底的有机颗粒就会开始按照某种频率进行足底按摩,似乎还会泌出一些精油之类的液体。

  虽然按摩的时候感觉痒痒的,恨不得直接把脚拔出来,不过不得不承认,每次十分钟左右的按摩之后,总能感到小腿以下都热热的,至于疲劳什么的更是不见了踪影,对自小体寒脚凉的我,这也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虽然扯了这么多七七八八的,但最让我开心的,其实是密友那羡慕的眼神,嘻嘻

  X月X日星期X天气:Xx

  他随着公司的谈判团一起去法国里昂了,需要一周后才能回来。

  走之前,他检查了我身上所有的装备。

  然后拿来一个内置电池的大号震蛋,在我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塞进了我的阴道,然后用一把U形锁,穿过阴唇和阴蒂共九个环,然后锁上了。

  这个震蛋并非遥控的,而是编程的,我不知道他设置到什么时候启动什么时候停。就算他把那个什么会变源代码放在我眼前,我也看不出个一二三四来……
  所以上班的时候,我战战兢兢的基本不敢离开位置,生怕跳蛋突然振动起来令我丢丑。

  我发觉我越来越弄不明白他的想法了。

  刚回到家开始准备晚餐,下面那个凶器动了,我的脚不由得一软,切菜差点弄伤手。

  他把程序设计得很缺德,他知道我平时达到高潮需要的时间,所以每当我快要到达巅峰的时候,那件凶器就停了下来,等我恢复过来又开始。我难过得快要哭了出来。

  我坚决的走进了卫生间,然后取下钥匙打开了前盾。

  之后得时间,我就静静地躺在浴池里,欲望让我难以自拔,不由自主地把手放在了下体的位置,想象着他跟我说过的情话,我慢慢地在阴蒂附近摸索着,感受着,很快就到了高潮。温暖的浴池里,我分辨不清哪里是我灼热的身体。
  X月X日星期X天气:Xx

  早上起来,觉得头脑有点昏,或许都怪那个坏东西半夜突然动起来了。洗了个澡,我对着镜子看自己,端正的脸庞,白皙的皮肤,黑黑而秀长的发,丰满的胸部,纤细的腰围。身上的金属道具配合完美的体型倒真是完美无缺呢。

  呵呵,我经常在洗澡后这样欣赏自己的身体,那是一种非常好的享受。
  他今天出差归来,看来需要来一场大战了。

  身体里那个坏东西,居然还没把电用完。真是令我又爱又恨。

  X月X日星期X天气:Xx

  王子和他的朋友们前段时间定了一大批货,并很爽快的付了钱,还额外多付了一倍的「奖金」。一下子,我们手里多了一大笔钱。

  我们住进了新买的房子,他用我的名义买了一套跃层的公寓,两层合计使用面积240平方米的房子。

  老的房子并没有任何变动,因为新居室附赠了整套全新的名牌家具和家电。
  不过他还是找来装修工人将原来的保姆房和杂物房重新进行了装修。

  X月X日星期X天气:不好

  今天天气不好,连带着心情不好,连运气也变得糟糕起来。

  乳链不知是不是挂在内衣某个地方了,路上又不好脱衣检查。加上今天他出差,下体又被塞入了跳蛋同时还把鞋跟锁定在了16CM的高度,弄得我连走路都几乎不会走了。结果就是路上不慎摔了一交,虽然在这个金属壳子里面我没有擦伤,但胸部和腰被那股冲击带来的震动弄得痛死了。

  下次他出差,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弄这些东西到阴道里了。

  为了补偿一下,我特地去超市买了一大批零食准备慰劳自己。

  快到家的时候又遇到乔了,毕竟同学一场,我邀请他到家里坐坐。

  乔看起来状况很不好,满脸的颓废。不知道他最近遭遇了些什么。

  当我准备进厨房准备点沙拉的时候,他突然从后面抱住我,然后哭得和孩子似的。

  我无法拒绝,但我也无法给他。

  其实,口交对女人而言是一点快感也没有,顶多有点心理上的成就感。但我还是帮他完成了一次。毕竟,当年他对我还是相当照顾的,我想的确是我欠他的。
  X月X日星期X天气:雷雨

  他大发雷霆,我没想到家里居然还装有防盗摄像头。

  虽然我并不觉得口交也算是偷情,但第一次面对如此暴怒的他,我没敢分辨。
  之后他不知从哪里找来两副手铐,把我铐在床头,然后狠狠地干我。

  X月X日星期X天气:Xx

  法国公司很爽快的按期发货过来了,为了多赚取一点提前交货的奖金,那家公司甚至将自己内部使用的机床都直接拆了先发过来。看来这些欧洲公司最近的日子也过得很糟——和我一样。

  因为这些新机床的技术含量很高,自动化程度也非常高,一来年纪大的人学习起来困难,二来则是需要的人工进一步下降了。所以,他们厂里的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工程师都直接内退了——包括原厂长在内。在原副厂长升职后,他便接任了副厂长的位置。

  无论是工资奖金,还是灰色收入,亦或是做私活的额外收入,都远远高过我的工资。所以我的经济发言权直接被忽略了,他代我辞了职,然后把我锁在了家里。

  现在的我,脖子上锁着一副5公分宽半公分厚的金属项圈,而且用长长的锁链锁在杂物房屋顶的钢筋挂钩上。

  大腿根部、中部和膝部的三个环都被他扣在了一起,两只鞋子之间也挂了一截只有十公分长的锁链,即使在家里,行动也相当麻烦。

  嘴里被他塞了一个充气式的口塞,说是为了惩罚我,故意充了很多气,我的上下颚都被顶得有些难受。而口塞连接的铁链绕到脑后还被锁上了。

  其实我早就认错了,而且不止一次软语求饶了,没想到他的怒气至今未消。我倒是心甘情愿被他锁上项圈,只是这样就没法出门逛街了。

  实话实说,闷在家里只能看电视真的挺无聊的,何况连零食都无法吃。
  X月X日星期X天气:Xx

  他终于愿意原谅我了,不过「必要的惩罚」是免不了的。

  那几件金属制品,一看风格我就知道还是那个王子那边设计的。

  新的项圈做工非常精致,如同一件艺术品,估计作为首饰估计也不会有人有意见的。

  项圈看上去貌似用来点缀的几根碎钻链子正好和胸衣相连,而背面则是三根合金钢骨直接固定在胸衣上,并向下连接到了束腰和贞操带。

  因为它们的存在,弯腰变成了一件不太可能完成的任务。

  如果要在地上拾取什么东西,大概只能很淑女的错步下蹲,然后双目平视,缓缓伸手拈起吧。

  是的,现在只能双目平视,因为被项圈很宽,颈前的部分正好顶在下颌的位置,想要低头是很难的。

  新的口塞也是金属制品,口塞并不是球型设计,而是所谓的「人体工程学」设计。口塞是空心的,外面包了一层柔软的树酯材料,能完全把嘴堵得严严实实却并不妨碍舌头的活动。锁上后口塞还能进一步胀大一个级别,因为头骨和牙齿的结构会卡在嘴里根本没法拔出来。如果不打开口塞中间的小孔的话,连口水也没法流出来。

  虽然感觉没有多大必要,但口塞还是设计了两条链子,链子绕过耳下能直接锁定在脑后的项圈上,因为它们的缘故,我想要转动头部都变得困难起来了。
  手臂倒没有被完全束缚住,先是戴上了一副白丝手套,手套在手腕、上臂、前臂都有金属环可以锁定,最后在靠近肩部的地方和胸衣链接在了一起。手套很薄很轻,质感也很好,几个金属环也都是镂空浮雕设计的,看起来很精致。
  然后他在我背部装了个扁平的金属匣,非常薄,里面伸出不少金属细链。通过一些弯弯绕绕分别连接到了我身体上的每一个金属环——手上、脚上、项圈、甚至包括了乳饰和阴环。随着他的调节,金属链慢慢收紧,最终我被迫摆出了一个很难受的姿势。身体向后弯曲,脚跟差点就能碰到我的头。双手被拉到背后,肘部几乎碰到了一起前臂则被拉得尽量靠近项圈。

  虽然我也会偶尔做做瑜伽,但我并没有杂技或者柔术的天赋,这种动作显然超越了我的极限,我似乎听到了我的肌肉和骨骼发出了抗议的响声。如果我能喊出声,我痛苦的喊叫肯定充斥了整间屋子,但现在,我只能发出一些含糊的哼哼声。

  不过他显然早就注意到了,只维持了几秒钟,这些链条开始松开,最后只剩下手肘被拉扯固定在身后。我特意注意了下,这些细小的金属链只有大约不到两毫米的直径,还是镂空带花纹避免夹到皮肤,看材质像是黄金的,可拉扯时的力道,我毫不怀疑它们能轻易的将我吊起来。

  似乎看到我的疑惑,他倒是很高兴的解释了一下,不过我对那些「纳米」、「分子排列」什么的词汇天然的就缺乏共鸣,最后也没听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这样几件下来,虽然戴上口罩穿上大衣后我也能出门逛街,别人也不可能看出什么太明显的端倪来。但既没法讨价还价购物,也没法去吃那些我最爱的小吃,上街又还有什么什么意思呢。

  唉,现在连去找密友玩的乐趣也没有了,她们一定会笑话我的。

  X月X日星期X天气:Xx

  又是令人郁闷的一天,不知他的惩罚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都已经三天了,我身上的束缚没动过分毫。

  现在我才明白,他对我真正的惩罚并不是束缚什么的,而是……

  又到了吃饭的时间,他用钥匙打开我口塞上的小口,然后递过来一杯流质的营养食品。而他,则在一旁大朵快颐的享用着酒店送来的外卖,看得我的口水止不住的往外流。

  等我我需要上厕所的时候,他则帮我打开后盾,扶我过去方便。并在清洁之后,并重新塞好肛塞,还故意的多充入很多的灌肠液。虽然我勉强也能自己搞定,但他一定要帮忙我也完全没法拒绝。

  更令我难以忍受的是,下体那又酸又痒的感觉。他已经三天没有给我了,他宁愿看着片打飞机,即便我讨好的上去表示想帮他口交,他也以不能帮我开口塞为由拒绝了。现在我稍受刺激就极度渴望充实的感觉,所以连肥皂剧都不敢看——现在的肥皂剧性暗示的内容太多了……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