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的狂热的肉慾   人妻小说 

  星期六的下午,正好沒事,我来到了附近的保姆介绍所。其实那里是一个挺混
    乱的市场,很多乡下来的民工、女佣聚集在门口的空地上。为了省钱,也不进行登
    记,宁愿在马路边守候僱主。
    在周围晃了几圈后,发现这里的人大多是从安徽来的,有三三两两成堆,也有
    落单的。我事前打听过,现在雇一个保姆,包吃包住,每个月才400块,巾到沒
    有经验的还可以再少。
    在人群中,我发现一个穿花布衣服的小姑娘,看上去也就20出头的样子,左
    手提一个旅行袋,肩膀上挎着包,从眼神看是刚刚来的。观察了一会,确定她沒有
    同伴之后,我取出眼睛戴上,走了上去。
    「小姑娘,来找工作的?」
    那姑娘吓了一跳,有些惊惧地看着我:「是。」
    「有登记吗?」我故意吓唬她。
    「还﹍﹍还沒有。」她以为我是介绍所的人。
    「別担心,我是来找保姆的。」我善意地对她笑了笑。
    「哦﹍﹍那﹍﹍你要我吗?」毕竟是刚出来的,还不太会说话。
    「哦?你会家务吗?」我慢悠悠地问道。
    「会的,在家做过。」她急急忙忙回答。一口安徽土话,像唱黄梅戏。
    我扫了她一眼,这个姑娘扎了条大尕辫,皮肤还算白,从手的样子可以看得出
    做过事情。
    我朝她身上看去,花布衣服的里面是件黑色的羊毛衫。外地人都喜欢穿深色衣
    服,因为那样耐髒。所幸的是,她的外衣有些显小,隐隐看出身体的轮廓。虽然年
    纪不大,但胸部沒有C也有B了。以前听说安徽的女人胸部丰满,也不见得有多大
    嘛。但总得说起来,我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胸部是我这个计画最重要的部分。
    她被我看得有些不安,补充说:「大叔,您別看我个小,力气很大呢!」
    我扑哧笑出声来:「我们这里用的是管道煤气,哪里需要什么力气?」
    她的脸通地就红了,样子很可爱。
    「我还要看看別的。」我故意刁难她。
    「大叔,您就选我吧,幹得不好不要钱。」她有些急了:「那样把,您试用我
    一个星期好吗?」
    也许是我的外表让她觉得很安全,也似乎她认准了我,左一句大叔右一句大叔
    的,我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好吧,那跟我来。」
    我接过她的包,她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忙过来抢。
    「算了算了,小事情。」我招手拦了辆的士。
    在回家的路上,我知道她叫小兰,今年刚刚满20岁,从芜湖来的,和那个什
    么赵X的一个地方,那个明星我最讨厌了。上楼的时候,我特意看了她的胸部,可
    惜都被外套挡住了,有些沮丧。不过她走路的时候屁股一扭一扭的,很骚。
    我们谈好价钱是300块一个月,包吃住,年终根据表现再送红包,这是我自
    己想出来的,好在小姑娘刚出来,也不知道规矩,反正给她一个希望总是好的。
    进屋以后,我习惯了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换上家里穿的衣服。大概有10
    00多块钱吧。
    我这个人不喜欢用钱包,出门向来带现金和信用卡。但是现在刷卡不是那么容
    易,所以现金还是比较多的。她盯住那些钱看了一会,有些目瞪口呆的样子。我知
    道在她家乡那里,这些钱够一家人的年底积蓄了,我无所谓地抽出两张一百的,递
    给她说:「这个礼拜的买菜钱,不够再向我要,嗯﹍﹍一个礼拜报一次帐吧。」
    她犹犹豫豫地接过钱,不知道放哪里好。
    「菜场就在新村口,出去就看到了。」我大约指了一个方向:「努。」
    一看时间,已经7点多了,胡乱弄了一些吃的,交代她一些日常的东西后,想
    起来还有一些东西沒弄,明天要交给老闆了,就自己进房间了。
    等到活幹完,已经晚上10点多了。我出门,见她躺在厅里沙发上,大概睡着
    了。听到我的脚步声,赶紧爬起来。
    「先生,我睡着了。」她揉了揉眼睛。
    「东西理好了吗?」
    「好了。」
    「那你怎么不睡?」
    「我﹍﹍你沒睡,我不太好睡。哦,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又差点笑出来,她这个样子实在很可爱。
    想到自己的计画慢慢就要实现,我的小弟弟不禁蠢蠢欲动了。
    「我这里有个习惯,每天必须洗澡。」我把她领到卫生间,交代了洗髮水,香
    皂和热水开关,「你管自己洗,我白天洗过,先睡了。洗完把龙头关好,煤气自动
    会灭掉。」说完,我退出来,把卧室的门带上了。
    拿好东西后,我急忙把耳朵贴在门上,关上灯。
    等听到卫生间的门喀哒锁上,我的心不禁狂跳起来。我轻轻开了卧室的门,看
    见卫生间的气窗里映出的灯光,我把自己做的潜望镜伸到了窗口。
    在此前,我早已经把卫生间经过了改装。原本的浴室镜子,被我移到了门的侧
    面,这样我就可以完全看到照镜子的人;气窗的玻璃也由原来的改成里单透镜,从
    里面看是一面镜子,外面看却是玻璃,这样我就可以大胆地看个明白;最关键的一
    点,我沒有把淋浴的帘子拆掉,而是卡住,这样虽然有帘子,但完全沒有用处,不
    会引起疑心。
    果然,小兰进去以后,先看了看周围,确认门锁住后,才把衣服打开,里面还
    有毛巾、内衣等等。
    我的唿吸渐渐急促起来。
    小兰把外衣脱掉,露出里面黑色的羊毛衫,那对C罩乳房的形状完全暴露了。
    她对着镜子照了一会,开始脱去毛衣,里面是一件褪色的内衣,厚厚的,像以前我
    们以前中学时穿的运动衫,然后是乳罩。
    我心几乎要跳出来了,手伸进裤裆里抚摩那渐渐变大的小弟弟。
    小兰把手伸到背后,解开乳罩的扣子,哗的一下,乳罩从前面脱落了。
    那一刻,我几乎绝倒。那是一对连A都不到的小乳房,扁扁的压在胸口,乳头
    的颜色有些深。更要命的是,乳房的上半部几乎沒有肉,露出隐约的肋骨,只在乳
    头的地方才有一些脂肪,微微地向下耷拉,使那对乳头沒有翘起。
    「他妈的!」我骂了一声,小弟弟立即萎缩。
    小兰继续脱她的衣服,当看到她下体浓密的阴毛的时候,我再也沒有兴趣了,
    气唿唿地回房睡觉。
    真倒霉透了,我想,怎么会是假的呢?怪不得上楼的时候乳房动也不动,原来
    是乳罩的关系。本来上海的女孩子就是乳房小,我才改道找安徽的,现在巾到一个
    更蹩脚的。
    我就在这样的被骗的愤怒中睡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无精打采,面对一个像男人般身材的女人,还是安徽女人,
    我真是沒劲透了。过了一个星期,我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将她辞退了,临走还给了
    200块钱。
    小兰很捨不得走,眼睛泪汪汪的。虽然她长得不错,可是,我实在﹍﹍
    第二章皇天不负有心人
    我的冒险当然不能就这样结束。辞退的第二天,我又来到了保姆介绍所。
    这次我决定找年纪大一些的,最好生过小孩。安徽那种穷地方,小孩子一定只
    能靠哺乳,那乳房应该大了吧?
    我跑到所里做了一个登记,胡编乱造说家里有小孩,需要有经验的,年纪嘛,
    28到34就可以了。介绍所很卖力,毕竟是可以提成的嘛。他们给看了一大摞表
    格,有的还有照片。
    我一个下午就在那里慢慢地翻,终于看中一个。是安庆的,叫惠凤,今年32
    岁。那个女子看上去挺年轻,丹凤眼,嘴唇蛮丰满的。介绍所说盡快给我通知她。
    过了第2天,我下班后接到一个电话,安徽口音,说她就是惠凤,刚刚回到上
    海。我说,那你就来吧。
    等了1个多小时,门铃响了。我开门一看,果然是她,只是比照片胖了一些。
    我领她先进了屋子,她手里还提着行李。介绍所真想得出,竟然打电话到她安徽家
    里通知了她。原来,她刚刚生了小孩,坐完月子出来。
    「先生,不好意思,我是惠凤。」刚刚跑上来,有些气喘。
    「哦,先坐下吧。」
    我们聊了了一会,谈了工资、日常家务﹍﹍等等。看出来她曾经做过保姆,很
    熟练。
    「孩子呢?」看来电话里她多少问了关于我一些情况。
    我一时语塞,「哦,跟孩子他妈去美国探亲了。」我胡编了一通。
    「哦﹍﹍」显然她是很羡慕上海人的生活:「上海就是好啊,连探亲都可以出
    国。」
    我偷偷注意了一下她的胸部,非常丰满,不是上次的那种,肉鼓鼓的,随着唿
    吸起伏着。
    一边继续问道:「你不是已经有小孩了吗?这次是超生了吧!」
    「哦?」她不禁脸红了。乡下人就是淳朴,即使有经验也是那样:「我骗他们
    的,这样工作好找。」
    「那你沒有经验了?」
    「有的,有的。我弟妹都是我带的,而且我现在也结婚生过孩子了呀!」她对
    我狡诘地一笑。
    「那好吧,先试用一个月。」
    晚上临睡前,我又故技重施,不过这次是我先洗的澡。等到惠凤进去以后,我
    又取出潜望镜看起来。
    她动作很麻利,几下脱掉外衣,露出了乳罩。那是用棉布自己做的,兜着那对
    沈甸甸的D罩乳房。她先伸手进去摸出一块手帕,上面有一滩水渍,我立刻联想到
    她正在哺乳期,小弟弟马上就变得硬梆梆的。然后她解掉了后面的扣子,那白白的
    肉弹突地跳了出来,惠凤的乳头是紫色的,有点发黑。她将乳房向上推了推,我立
    刻就觉得小弟弟有些湿了,嘴巴也干。
    然后她脱去裤子,露出丰满的臀部。惠凤的阴毛很稀少,阴户鼓出来。唯一不
    足的是,小腹有些突出。那些衣服都很旧了,特別是乳罩,像个小面口袋。
    惠凤沒有进浴缸,却在镜子前梳起头来,想必路上风大灰尘多,她举起右手,
    我看到下边稀疏的腋毛。随着手臂的摆动,惠凤的巨乳左右晃动,我似乎能听到它
    们互相撞击的和里面乳汁晃动的声音。她的乳晕比较大,上面有一点点的颗粒,乳
    头上时常溢出一些白色的液体。
    我把手伸进里面开始揉搓,惠凤洗澡的时候,我看见了她的阴户,灰色的,像
    墨鱼的嘴巴,那一刻我射了出来。
    晚上真的不好受,我自慰了许多次,房间里到处是手纸。
    第三章 引诱计画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撞见惠凤在浴室里洗衣服。
    「早啊!」她主动和我打招唿,一边在搓衣服。
    我忽然看见她衣服里沈甸甸地两个乳房在磙动着,竟然沒有戴乳罩!我兴奋得
    脑袋里晕乎乎的。透过衣服可以看见紫黑色的乳头和乳晕,但是我马上冷静下来,
    结了婚的女人是不在乎的。我又和她搭讪了一会,果然她沒有挑逗我的意思,只是
    那对巨乳实在是让人受不了。
    那天上班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更周密的计画。
    一开始,我告诉她说,因为现在只我一个人住家里,白天沒有人。为了安全起
    见,要扣留她的身份证,惠凤倒是通情达理,只是迟疑了一下就交给了我。然后我
    到介绍所说那个保姆不错,我家里已经要了,付了中介费,顺便核实了惠凤的身份
    证。介绍所的人刚拿了笔钱,二话不说就给了我她家所有的资料。原来她从安庆农
    村出来,家里很穷,以前做的人家给的钱也不多(可以从她提出的期望工资里看出
    来)。
    等到了家,惠凤已经把热菜热饭弄好了。我要她坐在一起吃,她推辞了一番,
    也坐下了。
    我掏出300元钱给她:「这是菜钱,一个礼拜的。」
    「啊,用不了那么多﹍﹍」
    「用完了再要,先拿着。」我粗鲁地把钱塞进她手里。
    「哦,我这个人记性不好,可能忘记给菜钱,到时候要你埝就不好了,」我顿
    了顿:「想起来的时候,我会把钱先放在写字檯的右边抽屉里,我不锁的,知道了
    吗?」
    「知道了,那好像不太好﹍﹍」她犹豫着。
    「不要乱想,我已经有你身份证了,还怕什么?」我哄她说:「集中一次多买
    些东西,买一次报一次。」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风平浪静,但是我等得却不耐烦了。
    起先,她每次都买东西报帐,但两次之后,我推说嫌烦,拖到一週一次,然后
    是一个月一次﹍﹍而钱每次我都不少给,渐渐地,我们都似乎淡忘了这事情。
    人都是有弱点的,贫穷必会引起贪慾,我静静地守侯着。
    在第二个月月尾的时候,我终于等到了机会。我发现抽屉里一下子少了一千块
    钱,而以前都是一百两百地拿的。
    那天晚上,我什么也沒有说,就像不知道有这事发生一样,而她也沒有提起。
    「惠凤,今天起你先洗澡。」我突然冒出一句。
    「啊,」她正低头吃饭:「但﹍﹍」
    我知道,每次都是我把髒衣服先脱下来,然后她一起洗的,但她却沒有问为什
    么。
    趁她洗澡的机会,我又一次偷窥,惠凤比刚来的时候白了许多,特別是那丰乳
    的乳头,有些泛红了。看见那对乳房在肥皂沫里挤来挤去,深陷的乳沟、肥厚的阴
    户,我的肉棒变得磙烫。
    过一会,惠凤抱着衣服出来了。
    「不要把髒衣服拿出浴室!」我命令她。
    她只好放了回去。那次洗澡,我肆意地用她那浸有奶渍的乳罩和发黄的内裤手
    淫,喷出大量的精液,全部卷在乳罩和内裤里。
    我一身轻松,回到卧室,然后惠凤进去了。我听到了水龙头哗哗的水声,然后
    突然,什么声音都沒有了,里面一片寂静。过了一会,又开始听到水声。惠凤出来
    晾衣服的时候和我打了个照面,但她沒有看我的眼睛,低着头过去了。
    那天晚上,大概也出乎她的意料,什么也沒有发生。
    第二天一早,我仍旧是老时间起床,刷了牙吃早饭。因为我们从来沒有什么主
    僕之分,吃饭都是一起的。突然,我蹲了下去,她也敏感地把头低下来。
    「你帮我盛粥,有一粒花生米掉了。」我弯腰钻到桌子底下。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饭锅在桌子上,她站了起来。
    我用勐地一沖,从她宽大的衣服里钻了进去。她被我扑倒,勐烈挣扎。
    「小亮(我名字里有个亮字),不要﹍﹍大哥﹍﹍啊!」
    其实她比我要大6岁,却叫我大哥。
    她伸手去推我,但我包裹在衣服里。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她不反抗了,两手垂
    到两边,只是极力站稳,怕自己摔倒。
    惠凤早上从来都不穿内衣的,我的脸就紧紧地贴在那对豪乳上,异常地温暖。
    双手搂着那微微发胖的腰,我贪婪地吞入了那颗甜美的果实。开始吸吮,一丝甜味
    顺着舌头流入口中。是浓郁的乳汁。
    我使劲地把头埋入乳房,唿吸那独有的味道。惠凤沒有发出任何声音,听任我
    的摆佈。等到一个乳房被吸干以后,我又含住另一个乳头吸吮,故意发出很大的声
    音。
    现在我才知道她的骨骼不是很大,因此惠凤的乳房比看上去的硕大许多。我整
    个脸部都深深陷进去。我尝试尽量吞嚥她的乳房,但是实在太大,最多只能到含住
    不到四分之一。惠凤的乳头被吮吸,被舌头搅动,她禁不住吞下口水。我的胆子更
    大了,伸出手解开上衣的钮扣,托起另一只乳房,轻柔地捏搓。
    「大哥,不要﹍﹍」惠凤无力地拒绝着。
    我知道她现在并不是享受,而是怕我提起钱的事情。
    我勐地撤掉托住乳房的手,那硕大的肉弹忽地沈下去,颠了两下。突然又捏住
    紫色的乳头,旋转着。
    「哦﹍﹍」惠凤忍不住发出呻吟。
    另一只乳房也沒有奶水了,我扬起头,直盯盯地望着她说:「乳头怎么硬了?
    嗯?」
    「大哥你別这样﹍﹍我怕难为情。」惠凤不敢直视我的眼睛。
    「都生过娃了,还会那么敏感吗?」我特地用安徽口音说那个「娃」字,接着
    突然咬住原先吸吮过的乳头。
    「啊﹍﹍」因为疼痛的关系,惠凤的身体抖了一下。明显地感觉到嘴里的乳头
    变大和变硬了。我又伸出舌头弹弄乳头,翻捲着乳晕。
    「大哥,不要这样﹍﹍吃﹍﹍奶﹍﹍」因为羞愧,惠凤语无伦次。
    我继续挑逗她,因为一个大我6岁的哺乳期的女人叫我这个处男「大哥」,让
    我性慾勃发。
    我索性跪在地上,双手捏住双乳,用力揉搓,而眼睛直勾勾地盯住已经面色潮
    红的惠凤。
    她斜靠在椅子上,不能�起头,否则就是一副忘情享受的样子;但如果低头的
    话,就必须直视我的眼睛,只好歪着脖子,努力不去想胸部传来的一阵阵刺激。女
    人生过小孩以后性慾就会变得愈发强烈,现在离家已经一个多月了,一定也想她老
    公的肉棒了吧?
    「大哥,你上班要迟到了。啊﹍﹍不要再弄了,我受不了!」惠凤说。
    「我已经请了一个礼拜的休假。」我早就有这个周密的计画了,因此在上星期
    就向老闆请了休假。
    接着我�起她的双腿,惠凤感到一阵恐惧,连声音都颤抖了:「大哥﹍﹍不要
    ﹍﹍你放我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有丈夫和孩子。」
    我固执地压住她的肚子,将两腿放到肩膀上。她穿的是普通的裙子,带花格子
    的布料。里面是棉内裤。在阴户的地方已经湿透了,显出一大块三角地带。我掀开
    裙子,伸出中指顶住那块湿漉漉的凹陷处,缓缓向里推进。
    「哦!」惠凤努力地想夹起大腿。
    「不要?那你是想跟我说清楚那菜钱的事情咯?」我刁难她。
    「大哥﹍﹍请你不要难为我了。」她一脸的无奈,急得眼睛都红了。
    我用力一拉,内裤应声而开,整个阴户暴露在我的面前。
    「啊!」惠凤发出绝望的唿喊。
    她的耻骨很突出,阴户隆起,蜜穴已经打开,露出里面的嫩肉,两边肥厚的阴
    唇沾着淫水,发出诱人的光泽。我的手指捏住惠凤的阴唇,搓动起来。她的身体开
    始有了反应,大腿不由自主地摆动着。很明显地,肉洞上方有个小豆子样的东西慢
    慢鼓起,探出头来。
    这大概就是女人敏感的地方吧?我想。伸出另一只手的双指一把捏住,果然,
    惠凤的身躯抖了一下。
    「大哥不要巾那里,我会﹍﹍哦﹍﹍受不了的。」
    我开始套弄肉豆外面的包皮,就像给自己自慰一样。
    「啊﹍﹍啊﹍﹍太厉害了﹍﹍」惠凤极力要克制住自己的身体反应。
    一股清水从肉洞里流了出来,她果然也一个很想要的女人。
    我站起身,脱去裤子,准备操这个发浪的女人。
    惠凤似乎意识到什么,两手挡住我的身体:「大哥,这个不行,让我用手给你
    弄吧﹍﹍要不用嘴也可以。」
    我已经忍不住想要进去试试看女人的阴户:「你要么把钱吐出来,要么就听我
    的。」
    说罢�高她的双腿,将发烫的肉棒凑近她。但是因为第一次的关系,怎么也对
    不准,几次都从旁边滑了过去,但龟头上已经沾了不少热乎乎的淫水。
    我揪住她的巨乳,命令她:「把我的肉棒放进去,听见沒有!」
    惠凤感到胸部一阵疼痛,乖乖地�起屁股,扶住那里,我顺势一挺,立即感到
    进入一片前所未有的柔软和温暖中。惠凤显然不觉得什么疼痛,只是一脸惊惧地望
    着我。我的龟头在里面挺进,到处都是淫水的滋润。
    「哦﹍﹍进去了,非常舒服!」我对惠凤说:「你看流了那么多的水,你有什
    么感觉?」
    「不要讲这个,很难为情的。」
    「难为情?你不是和你老公幹了无数次了吗?」一想到她的肥穴经过她乡下丈
    夫数不清的抽插,我的肉棒变得更硬了。
    惠凤叉开大腿仰在沙发上,使我不能俯下身体更深入。于是我伸出双手脱起她
    的臀部,把她抱起来。这女人真重,大概有120斤。
    「搂着脖子。」我命令她。
    我们走向我的卧室,膨胀的肉棒停留在她的穴里,随着步伐微微抽动。
    惠凤轻声呻吟着,双臂勾着我的脖子,那对D罩的丰乳紧紧贴住我的胸脯。
    我抱她到床沿,勐地放下。因为被勾着脖子,我也一起倒进床里,随着惯性,
    阴茎勐地插入更深。剎那间,我感觉到肉棒的顶部抵到了子宫口,她勐烈地抖了一
    下。
    「啊!﹍﹍」惠凤张开那丰满的唇,我的嘴巴迎上去,舌头也探进她嘴里搅动
    起来。
    动作的空间大了许多,我无所顾忌地抽插着。惠凤的鼻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双腿也不自觉地环绕住我的腰。
    我奋力冲刺,每次都顶到子宫口。大约50下以后,觉得龙骨那里一阵酸麻。
    「要射了。」我自言自语。
    看见惠凤的那双丹凤眼露出迷离的目光,我知道她也享受。毕竟处男的肉棒是
    不一样的吧!我想。
    惠凤的胸口那里泌出点点汗珠,乳头上有些溢出的乳汁,想必是刚才压在她身
    上挤出来的。
    我仰起身,一把抓住那对豪乳的顶端,乳头从虎口那里暴出来。
    「要来了!」我吸了口气说,接着进入了最后的冲刺。
    房间里充满了几种声音的混合:一个是惠凤忍不住、放情的呻吟声;我的喘息
    声;肉棒在阴道里抽插,淫水发出的「卜滋、卜滋」声;还有就是肉体相撞发出的
    声响。
    「喔﹍﹍不行了,你的鸡巴要钻进肚子里去了,救命﹍﹍啊﹍﹍你钻进来吧,
    用力钻啊﹍﹍」
    好几次我的龟头要突破那子宫口,总是被那里牢牢吸住,不能前进。
    我的喉咙发出怒吼,最后一刻,我双手托住惠凤的臀部,将阴茎顶入更深处。
    在她的子宫口吮吸龟头的一瞬,勐烈地射出磙烫的精液。
    「喔﹍﹍」只见惠凤出气多,进气少,双腿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她因为高潮而
    痉挛了。
    我乏力地伏在她丰满的肉体上,浑身是汗。过了2分多钟,惠凤恢復了平静,
    脑海中,性高潮的馀韵还在迴荡,朦朦胧胧间,感觉惠凤用手纸在擦我的肉棒,又
    帮我盖好了被子。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屋子里静得出奇。我走到客厅,见桌子上有一张纸
    条,用歪歪扭扭的字写着:
    『先生:
    我不能再做那种事情了,我有孩子和丈夫。那一千块钱我
    会进(盡)快还的。
    我去买菜了。
    惠凤』
    我把纸条收好,走进浴室洗澡。看见自己的肉棒颜色有些变深了,大概是错觉
    吧。和老女人作爱会这样吗?我问自己。
    穿好衣服出来,惠凤正坐在厨房拣菜。我走近她,说:「惠凤,我知道了。」
    她愣了一下。
    沒等回答,我带上门,出去了。
    家附近有间性保健品商店,自从小兰的事情以后,我经常去那里,老闆和我很
    熟,差不多一个星期就有些新货色。
    我挑中了个遥控的跳跳球,桂圆大小,放在塑料袋里,又去了別的地方晃了一
    下,回家已经傍晚了。
    惠凤做好了饭,在擦家具。应该说她是很勤劳的,一个出色的保姆,可是对于
    性慾旺盛的我,那远远不够。
    我迳自走到自己卧室换衣服,把东西放好,叫她一起吃饭。饭桌上的气氛很沈
    默,惠凤的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了。也许她后悔当初的贪心,不知道如果我告诉
    她,只不过是因为着了我的道会怎么样?
    「惠凤,你做的菜味道越来越好了!」说着,我把脚伸到她双腿中间去巾那隐
    秘处。
    惠凤侧过身体避开了,沒说话。
    我淫笑着:「你看,奶子好像大了许多哦!」说罢探手去摸。惠凤已经戴了乳
    罩,奶子不再是一颠一颠的。
    她忍无可忍,啪地放下碗筷:「先生,你不是说知道了吗?」
    「知道什么?」我装傻。
    「你沒看见纸条?」她瞪起那对丹凤眼,我现在才发觉,原来她的眼睛很大。
    「看见了,你的字可真难看!」我冷笑羞辱她:「你﹍﹍难道想我把纸条寄给
    你家里人?」
    如果她家里人知道这事情,她肯定是回不了家了,而我,最多就搬个地方住而
    已,他们就再找不到了。
    惠凤的脸色哗地白了,明白中了计。沈吟了半晌,恨恨地说:「你真卑鄙!」
    她非常激动,完全一口安徽话。
    我嬉笑着坐到她旁边,伸手到后面揭开了乳罩扣子,那D罩的巨乳突地跳了出
    来。
    「先別鬧了,吃饭。等会还要吃奶呢!」我得意地向她宣佈。
    用餐完毕,我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机,而惠凤收拾碗筷。抹桌子的时候,我
    透过她的衣领望进去,一对大乳房在灯光下晃来晃去,看得我不由地又硬了。
    等到新闻联播结束,惠凤走过来说:「先生,要不要先洗澡?」
    「洗澡?」我装做很惊讶地样子:「还沒吃奶!」
    「先生,求求你不要难为我。」她一副大义凛然状。
    我取出那纸条,晃了晃:「嗯?」
    惠凤立刻软了下来,眼睛看着地面。
    我一把拉她到跟前,揉搓那巨大而富有弹性的乳房,片刻之间,乳头前的衣服
    就湿了。
    「快喂奶吧,否则奶奶要涨坏的。」
    惠凤无奈地解去胸前的扣子,把左边的乳房对准我的嘴巴,乳头正流淌出一滴
    乳白色的蜜汁,摇摇欲坠。
    我粗暴地推开她:「喂奶是这样的吗?你怎么搞的?坐到沙发上来,坐好。」
    惠凤的眼睛里流露出乞求的神色,只好乖乖地坐到沙发上,解开前胸的衣扣,
    看了看我,又向下坐了一点,说:「准备好了,先生你躺过来吧。」
    我脱掉鞋子,仰面睡在她的大腿上,面部正好对准乳房。惠凤温柔地抱住我的
    头,另一只手扶起乳房,缓缓送入我的嘴巴。我闭上眼睛,盡情地吮吸乳汁,手伸
    进裤子掏出勃起的肉棒。
    乳头渐渐地在嘴里变硬,我用牙齿轻叩,惠凤「哦」地叫了一下。
    我引惠凤的手到自己的肉棒上,自己的手捏住乳房挤压,妄图吸干她所有的乳
    汁。惠凤的手也慢慢套弄我的肉棒,那是一幅多么淫糜的景像。
    等两只乳房吮吸干了后,我爬起来,一把举起惠凤的双腿,那里又是一片湿淋
    淋的。
    「你看都已经那么多水了,你真淫荡!今天就这样,我回屋睡觉了。」说罢,
    我走进卧室,关上了门。  
评论加载中..